上海网  用户名: 密码:
首页|设为主页

论语解毒:药不能停啊同志们

   日期:2014-03-21

曾子,即曾参(shēn),前文说过,他就是《论语》的疑似编撰人,在孔子死后,他极力阻止了同学们将酷似孔子的有子当孔子一样来尊奉。曾参他爹曾点,比孔子小六岁,是孔子所收的第一批学生——也就是说,曾氏父子拜同门,成了师兄弟。曾同学在孔门地位原来不甚高,连“十哲”都算不上。只是后来他将儒家秘笈亲传给孔子的孙子孔伋(即子思),孔伋又传给孟子,发扬光大,“孔孟”并称,曾子也就沾了徒孙之光,位列“四圣”(至圣孔子、复圣颜回、宗圣曾子、亚圣孟子),他父亲都难以望其项背。

背景揭过,我们来看看曾同学这句话,“吾日三省吾身”,大家熟得不能再熟了,就算没读过《论语》,也听过这句话,不过,可能有不少人误以为,这是孔子说的——谁说的没关系,只要知道,这是儒家思想就行了。

自省精神,其实是不少宗教都倡导的,所谓的告解、忏悔、赎罪,都基于自省而进行。儒家讲修齐治平,修身是基础,有了它,方能齐家治国平天下,否则一切免谈。而自省则是修身之本,所谓“本立而道生”(有子语,见本专栏第二篇),在此意义上,至少我个人是很认同的。

自省的内容,曾同学列了三项,概括起来就是忠、信、行,是否忠于职守、是否守信执义、是否身体力行。当然,还有很多可以自省的,比如孝、悌、义、恕等,如果机械地去理解、执行,那么,每天花在“自省”上的时间,就将占去大半,又有多少时间精力去践行忠信乎?

所以,自省亦宜倡扬,但不宜量化,更不宜强制。报人程益中有一句话,“道德应该是绑在自己背上的荆条,而不是扔向他人的板砖”。说的也是自省,即道德标准只能用来自省,不能以此强制他人或惩罚他人。

我们看《笑傲江湖》,华山之上,有一个著名的地方,叫“思过崖”,是华山派弟子自省的地方。令狐冲就因跟魔教缠夹不清,“正邪不分,违逆师命”,被岳不群罚到思过崖面壁自省一年。但这种规定时间、规定地点的“思过”,已形同囚禁。当“思过”成为“双规”,它就失去了“自省”的意义,而变成惩治的手段。岳不群之所以成为“伪君子”代言人,正因为他总是站在道德高度去睥睨江湖,用一套冠冕堂皇的道德标准去要求弟子,强迫弟子自省——其实我们都知道,整个华山派最不道德最需要“思过”的,正是这位最高领导,偏偏华山派并没有一套监督制度,规定掌门人必须定时上去自省,像朱熹在解注曾子这句话时说的: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。

当然,像岳不群这样权欲熏心的领导人,你就让他“日百省吾身”也是没用的,指望通过道德自省来让大奸大恶者改过自新,本来就是“很傻很天真”的事。

《笑傲江湖》之所以被冠以“政治隐喻小说”之名,看来是不无道理的。1949年以后,“吾日三省吾身”被转化为“批评与自我批评”,从未消停过的政治运动,每次都祭出这个大杀器,要治下之民一次次以“写检查”的形式进行自省,向组织交心,后来更发展为两句口号:“狠斗私字一闪念”、“灵魂深处闹革命”,把整个中国变成960万平方公里的“思过崖”。结果呢?有目共睹,毋容赘述。

现在好了,“批评与自我批评”有了更形象的说法,叫照镜子、正衣冠、洗洗澡、治治病——好有爱啊是不是?照镜子、正衣冠,打扮出一副人样;然后嘛,就是“洗洗更健康”;还不够健康呢,就只能找老军医一针根治了,若根治不了,也要切记,药不能停啊同志们!

有了这些思想教育的利器,何愁我们的干部队伍不廉洁?

所以,别折腾了,还是省省吧。
 


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
| 网友评论
       网友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评论        评论时间
 昵称:
 内容:  留言内容不得超过200字
 请输入验证码:  看不清?点击此处换一张